乏味芝士

... ♪

我不爱写满密密麻麻的小字的纸,三两下便被撕成碎片,埋葬无底深渊里;也不曾爱知更鸟它日夜欢唱的歌,嘶哑却仍存嘹亮的嗓音盘旋回荡空旷的幽谷,永不停息。摔坏的酒杯此刻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,不停地哀默着,含着朦胧月色漂浮海面荡漾。

谁来拯救我啊?于冰火交融的那瞬,缄默化为灰烬人生来都是如此,带着假面,冷漠、无耻又张狂,让人瞧见那副自以为是的模样。



  #  PAIN  EXPERIENCE

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



她如是说。那双纤细、骨节分明的手抚过我头顶的发,顺到肩膀的位置便顿时戛然而止,再从头重新来过,就像是对待家里那只充满贵族气质的波斯猫般,连伸懒腰的模样都会显得格外优雅。



她的眼睛是纯粹的湖蓝色,仿佛里面果真淌有一汪清澈的湖,几只黑白相间的鸥带着喧嚣滑翔飞过湖面,临走前还不忘掀起阵阵水波。



But I betrayed you…



平日里的端庄在此刻烟消云散,那张虽然已过多年但仍清秀美丽的面庞却被泪水遮盖。我咬紧了牙关,看着她双手合十卑微请求的姿态竟然有些心软。她现在很狼狈,与之前的高贵截然不同。她背叛了我,但却像是理所当然一样。




我们本不该这样,我们可以去静谧的森林里,那儿会有间小木屋,无聊时可以坐在阶梯上看奔走的鹿,或许清晨伴随着鸟的欢歌。多么美好啊,可惜这种生活还没开始便被扼杀在摇篮里。




What a shame




她躺在血泊里,睁着那双曾经盛有浩瀚星空的眼睛,想必是不甘的。她还太年轻,却因为自己的恶行而丢了性命。